营口:魅力盖州之盖州城隍庙

城隍庙是用来祭祀城隍神的庙宇。城隍崇拜是古代汉民族宗教文化中普遍崇祀的重要神祇之一,城隍大多由有功于地方民众的名臣英雄充当,是民间和道教信奉守护城池之神。他也是冥界的地方官。

“隍”,原本是指没有水的护城壕。古人认为凡是与人们生活密切相关的事务,皆有神在。造了城就是为了保护城里人的安全,于是城和隍被人们神化为城市的守护神。道教把城隍纳入自己体系,称他是剪除元凶、护国安邦之神,并管领阴间亡魂。据传明太祖朱元璋生在土地庙里,所以他对土地庙和城隍庙极为推崇。他下旨封京城和大都市的城隍为王,重建各府、州、县的城隍庙,提高规格,与当地的官署衙门等同,并按照级别配置冕旒衮服。这样,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有阴、阳两个衙门了。

盖州城隍庙始建于明代

《盖平县志》对城隍庙说的不多:“城隍二字始于《周易·泰卦》礼天下大蜡八,伊耆氏始为蜡,蜡神八,而水庸次,居其七水。隍也,庸城也,祀城隍之神始此。后唐清泰中始王爵,宋以后其祀遍天下。明初京都郡、县并为设坛,以祭加封。府城隍曰公;州曰候;县曰伯。洪武二十年诏天下府、州、县建城隍庙,清制因之,列入祀典(封盖平城隍为显应伯)。世俗以七月二十四日为都城隍庙诞辰,相传此日为我国筑城之始,即指此日为其诞辰。云:总之古人祀城隍,意在保护城垣坚固,为民保障,可御水灾、防盗匪,尚不失祀神本旨焉”。

盖州有明代《盖州城隍庙碑记》残碑。应为万历二十五或者二十六年(1597-1598)立。是借修缮城隍庙之事给张思忠巡抚辽东之事歌功颂德,但也可以知晓盖州城隍庙的一些事情。碑文里有说:盖州按照规定应该有城隍庙,但是无碑碣可以考证出建造的年代,到今天已经年湮岁久,殿宇破败了。这次山东布政张思忠为都察院右佥都御史巡抚辽东、赞理军务兼管备倭之时,盖州卫对城隍庙......把倾斜处用金属严正了;把荒芜的地方做了彩色的绣纹描绘。而后殿堂井然,栋宇峻起,“其檐阿华采而轩翔,如翚之飞而矫其翼”成了高峻壮丽的宫室。走进殿门来有精神饱满,体势威严,很有尊严的神像。走出殿堂迈入两庑,能见到管民政的和管刑名的两司之森严。虽然庙堂与两庑之间修建起高大的墙壁,仍可以看见往来之人的迟疑和叹息。城隍庙大殿正中是城隍爷,两旁分列判官、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等鬼卒,有的还会有表现地狱的塑像和壁画,显得阴森恐怖。

明盖州卫的城隍庙碑文上可见有复州参将张九锡、原任副参张承宗、王善政;原任都司杨大观;原任备御与管屯、掌印、管局、镇抚、教授、训导、指挥等。还有一些官员、生员、百户和城乡住户为修缮城隍庙出资出力。

另一块现存的《重修城隍庙碑记》碑,是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立的城隍庙石碑。民国十九年《盖平县志》载:“城隍庙有二,一在城内西北隅,正殿三楹,配庑东西各五楹,大门一楹,后房数楹,典史李天麟建;一在熊岳城大十字街,康熙年建。”这处由典史李天麟建造的城隍庙遗址是在盖州玄贞观后约50米处,今为盖州实验小学。石碑碑阳一面风化特别严重,丢失了很多文字。文字中简述修缮经过,碑阴一面的文字却很清楚,基本是捐款的商铺名号和人物,最重要的是清代早期盖平县的十社(共有十二个社,缺少熊岳社、岫岩社)和人名等。碑阴有商铺和人名共580个,还有574个名号,人物184名。商铺约380多个,其中“粮房”14处;“药堂”3处;“当铺”40处;“油房”5处;“丝房”5处;“碾房”15处;“磨房”5处;“车铺”9处;“皮铺”9处;“帽铺”12处;“染房”14处;还有衣铺、蛹铺、木行、锡铺、烟铺、罗铺、篓铺、炮铺、绒铺、香铺、席房、花房、粉房、秤房、面筋铺等等,其商铺店号称谓五花八门,涵盖楼、馆、园、居、斋等。可见盖州当时社会对于城隍之重视,社会各界及五行八作视“城隍尤一邑之主神”。

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那次应该算是重修城隍庙,后几经修缮,迄至清康熙六年(1667年)由典史李天麟再修,清乾隆五十三年(1788)时又有一次修缮,城隍庙两进院落,建筑群包括正殿、后殿、配庑、钟鼓楼、山门等组成。大木架结构,青砖青瓦。正殿为城隍殿,面阔三楹,为大木架歇山式建筑,前出廊。殿内供奉“城隍爷”,戴乌纱,披蟒袍,着玉带,执笏板。左右有四神,执勾魂牌、夹锁、铁索、打板等法器,为兵科、户科、勾魂、取命。城隍娘娘在后殿,为“娘娘殿”,同为大木架建筑,面阔三楹,前出廊,殿内有城隍娘娘坐像。后殿神龛上坐着乌纱袍笏、白脸长须的城隍老爷和凤冠霞帔、光彩照人的城隍娘娘。正殿左右有配殿,分别为土地殿、鬼王殿。正殿前左右两侧各有五间配殿。有钟、鼓二楼。各有四柱,四角高翘。山门面阔三间,有“城隍庙”匾额。有楹联“来了来了,曾记得伤天害理的时候;去吧去吧,这就是粉身碎骨坛场”。

城隍是一县之主神

城隍是汉族宗教文化中普遍崇祀的重要神祇之一,为儒教《周宫》八神之一。也是汉族民间和道教信奉守护城池之神。城隍与城市相关,并随城市的发展而发展。城隍产生于古代儒教祭祀而经道教演衍的地方守护神。本指护城河,班固《两都赋序》中就有句:“京师修宫室,浚城隍。”据说祭祀城隍神的例规形成于南北朝,唐宋时信仰滋盛,宋代列为国家祀典,元代封之为佑圣王。明初,大封天下城隍神爵位,分为王、公、侯、伯四等,岁时祭祀,分别由国、王及府、州、县守令主之。明太祖此举之意“以鉴察民之善恶而祸福之,俾幽明举不得幸免”。从流传的故事上看,民间对城隍的期待不只是保护城池或者风调雨顺,而是更寄希望于它能惩恶扬善。明、清两代,城隍成了老百姓常见的信仰,庙会与城隍出巡也成为了民间的热闹时节,后来一些城隍庙中甚至开始搭建戏台。另外,立春前一日,各地知府、知县率众僚属,穿朝服迎接“春牛”(土牛、纸牛各一),打春巡游都是从城隍庙开始出发。

因城隍是人们心目中的阴间长官,所以各地城隍常常是以人鬼充之,用死去的英雄或者名臣,把他们立为当地的城隍,是希望他们的英灵能同生前一样护佑百姓,除暴安良。城隍也是政务的监督者,在明代大凡职官履新或离任或任内遭遇重大情事,职官都要写一篇《告城隍文》,进谒城隍,其祝文云:“某奉命来官,特与神誓,神率幽冥,阴阳表里,予有政务未备,希神默佑,使我政务兴举,以安黎庶;予倘怠政奸贪,陷害僚属,凌虐下民,神其降殃”。地方官上任须先向上级和同级城隍宣誓就职,这使得城隍爷成为管官、管民、管鬼、管妖等一切均管的权威。于是,求他保佑的人纷至沓来,城隍的香火就十分旺盛。旧时民俗,城隍每年三次出巡,最为隆重。第一次是清明节,第二次是农历七月十五日“鬼节”,第三次是农历十月初一。巡视中鸣锣开道,仪仗队、护卫队紧随,地方官员随后,沿途要举行仪式祭祀。

明、清的时候,还祭祀孤魂。这与和上古三代之礼有所不同,从某种意义上似乎体现出明政府对百姓的关爱,从生延续到了死。应孟子那句:“养生送死无憾,王道之始也。”可以说,明清政府恤贫、养济孤寡、施舍医药、埋葬露出之尸骸、祭祀无主之孤魂等行为,包括厉坛等都体现了一种宗教的情感。《孝经》说孝,是“生,养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明会典》:“洪武二十六年著令,天下府州县,合祭风云雷雨、山川、社稷、城隍、孔子及无祀鬼神等,有司务要每岁依期致祭。”

最初明朝令州、府官员祭祀城隍和无祀鬼神,原因无非是哀悯无祀之鬼神,所以谕令有司致祭;也设想调和冥冥之中的哀怨之气,使天地间和气流行;同时祭祀城隍等具有厚风俗、敦人伦、警示百姓和官员的作用。通过神道之冥冥监察,使百姓不敢为非作歹,官员清廉奉公。有城隍庙楹联书:“阳世三间,积善作恶皆由你;古往今来,阴曹地府放过谁?”横额书“你可来了”

2016年出土的城隍庙碑

昔日的城隍庙,已经成为了实验小学,只有那棵历经风雨的槐树,见证着古城的几度兴衰

首页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