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于2018年9月8日到期,到期前几日得知产品需要延期,本产品共发行18期,我的是第四期,三都城投在9月17日单方面盖章,需要延期至10月25日前支付完毕。不过到期之后并未按约定时间还款。”近日,投资者肖奈(化名)向《中国经营报》记者反映称。

对于基金逾期兑付事宜,三都城投董事长唐先丽回应本报记者采访表示:“我们这两天正在统筹,统筹上了就支付了。年底银行的资金贷款不好放,我们争取过完年就支付。”

三都水族自治县国有资产管理和金融工作局局长张文杰在得知记者身份后挂断了电话,对于记者随后短信提出的采访请求亦未予回应。三都水族自治县国有资产管理和金融工作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以公司采访为主,未对记者的采访做出回复。

而在三都城投债务逾期背后,统计发现,2018年以来贵州(楼盘)城投风险事件不在少数。2018年7月,棚改产品“首誉光控黔东南州凯宏资产专项资产管理计划1号”构成逾期;同月贵州铜仁棚改项目“金诚铜仁城市化发展2 号私募基金”第三期还款日,产品本息未能完成兑付,构成逾期;2018年8月贵州铜仁武投平台公司2016 年前后发行的另一棚改项目私募基金“坦沃资产-政信302号私募基金”逾期。

债务逾期

时间回溯到2016年9月,肖奈成功认购650万元(100万元起投)正略信诚——三都城投应收债权私募投资基金(以下简称“正略信诚——三都城投”),收益率为9.6%/年,期限为两年,管理人为北京(楼盘)正略信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融资方为三都水族自治县城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都城投”)。

据了解,正略信诚——三都城投基金管理人为北京正略信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规模为人民币2亿元,期限为24个月,付息方式为半年付息。项目收益主要分为A、B、C三类。其中,A类项目规模在100万299万元,收益为每年9.2%;B类项目规模为300万999万元,收益为每年9.6%;C类项目规模为1000万元及以上,收益为每年10%。

上述基金以2亿元受让三都城投对三都水族自治县人民政府享有的2.8亿元应收账款收益权,募集资金将投向三都县棚户区改造项目。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9月17日,三都城投向北京正略信诚有限公司发布关于申请宽限期限归还借款的函。函件表示,按合同约定,8月22日至30日,三都城投应还正略信诚本金2930万元,利息221.5万元,9月份应还正略信诚本金7470万元,利息245.85万元,由于资金申请流程中会出现些障碍,不能按照时间节点支付,为预防债务风险,特向正略信诚请求8月份到期本息9月30日前归还完毕,9月份到期本息请求至10月25日前归还完毕。

今年10月30日,三都城股再次发布关于“正略三都”展期兑付的函并表示:本产品已于2018年8月22日至2019年3月29日陆续到期,其中8月份到期产品本息已兑付完毕,“由于我司资金调度放款流程和资金周转时间关系,可能会造成部分到期产品未能按照合同约定时间及时兑付,为确保投资者的利益不受损失,防范金融风险发生,特向该产品投资者申请从2018年9月份到期产品第三期和第四期计划在2018年12月30日前完成兑付,第五期以后的到期产品,我司将计划安排在产品到期后时间顺延6个月,结合我司资金到位数额情况逐步兑付,并按照投资者收益率的10%给予投资者进行补偿(除掉销售管理费),展期时间给投资补息部分收益将于该产品原本息付清后一个月进行支付。”

今年10月10日,肖奈第一次抵达三都水族自治县,“三都城投在一个小区里面的一楼,破破烂烂,大大小小的工程材料堆满了办公室”。此后,肖奈分别于11月5日和11月29日到三都督促三都城投按时还款。12月24日,肖奈再次抵达三都水族自治县。据其实地探查,上述三都县棚户区改造项目已经建成,具体销售情况未知。

在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看来,出现兑付困难的问题,实际上和具体项目的投资有关,一旦类似基础设施项目投资不到位,或者说成本比较高,这个时候就会出现很多兑付的危机。从企业管理的角度看,也说明项目管理不到位。类似城投信托等融资方式出现困难,往往也会影响产品的公信力,相关地方政府的压力也会增加。

上海(楼盘)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卢文曦指出,这和地方投资的项目密不可分,涉及到项目管理、项目运营及项目销售等方面,“这其中环环相扣,如果一两个环节有问题,就会对整个链条产生影响。”

违约频现

事实上,三都城投债违约背后,记者注意到,正略信诚——三都城投曾做了非常齐全的担保措施。

2016年3月,三都水族自治县人民政府在发布《关于融资建设三都县2015年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有关问题的承诺函》中表示:“为进一步改善我县老旧居住小区居民居住和生活环境,完善城市功能,提升城市品位。因我县财政困难,无更多资金投入老旧居住小区改造,为此,县人民政府决定由三都水族自治县城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以贵州省三都水族自治县国有资产运营有限公司做担保向北京正略新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融资建设三都县2015年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融资金额为2亿元,期限2年。”

当年6月,三都水族自治县财政局发布文件表示,同意将三都城投与三都水族自治县人民政府签订的关于三都县2015年城市棚户区改造项目的委托代建协议形成的应收账款纳入相应年度的县级财政预算,并专项偿还本笔债务本息。当三都水族自治县城镇建设投资有限公司无力支付本期融资本息时,同意由县财政局按资金予以偿还。在政策允许的条件下将该笔应收账款纳入政府负有偿还义务的存量债务。

2016年7月,三都水族自治县人大常委会发布的文件也显示,同意在该项目建成后,该笔融资本金及利息通过出让该项目除群众安置房外剩余的门面和房产收益进行偿还,不足部分列入县级财政预算。

担保齐全为何仍难避免违约现象发生?卢文曦告诉记者,年底是偿债高峰期,出现现金流紧张情况的可能性比较大,“一旦项目没有很好地去化,就会形成一定的压力。基础建设的投资回报往往会比较缓慢,要通过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或者多种模式一起融资实现回报,这个要比开发房地产的项目周期长一些。”

事实上,统计发现,2018年以来,贵州城投风险事件频发。2018年7月,棚改产品“首誉光控黔东南州凯宏资产专项资产管理计划1号”构成逾期;同月贵州铜仁棚改项目“金诚铜仁城市化发展2 号私募基金”第三期还款日,产品本息未能完成兑付,构成逾期;2018年8月贵州铜仁武投平台公司2016 年前后发行的另一棚改项目私募基金“坦沃资产——政信302号私募基金”逾期。

国盛证券今年8月发布的研究报告指出,贵州省政府债务负担较重,债务率排全国首位。截至2017 年末,全省地方政府债务余额为8607.15亿元,债务率(政府债务余额/综合财力)为161.70%。另据Wind 数据,在人工剔除明显不是城投平台的公司后进行统计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贵州省城投平台存量债余额为2064.33亿元,涉及发行人72个,以AA评级为主,占比高达78%。

国信证券今年4月份发布的《城投债提前兑付研究》深度报告指出,目前提前兑付的城投债,基本都是企业债。而 2013 年 6 月底审计的地方政府性债务中,企业城投债归为政府性债务的比例也较高(当时属于发行债券融资的地方政府债务债规模达1.8万亿元,扣除地方政府债券后为1.18万亿元,其中企业债8827亿元,中票1940亿元,短融355亿元)。

严跃进提醒,从城投业务来说,往往地方政府要在后面做担保,这是一种潜在的债务。而棚改过程中,动拆迁的成本比预计的要高,或者说动拆迁的时间比较长,这个时候会使得部分融资的债务压力增加,这些增加的债务其实最终都会转化为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这都是地方政府需要承担的内容。

“从风险把控的角度看,对于城投相关项目的投资是需要警惕的,部分约束太少,反而项目投资没有高效率。同时权责方面定位得不到位也会引起很多新的问题。若是责任落实到位,城投项目会更有效益和效果。”严跃进表示。

首页社会